開了一個新的分類,我想把以前寫過的東西整理好

然後也把以後會寫的放在這邊....

而這篇咧,是我高三...的樣子,的時候寫的

因為那時候很喜歡周杰倫的夜曲,又看到一個覺得很漂亮的教官室工差

就把他湊成一篇文了

不過這篇文後來有拿去參加學校的雨墨講(文字創作ㄟ比賽)

所以寫的比較用心仔細,可是大概內容太奇怪了

評審不感興趣,連個佳作也沒有ˊˋ

我那時候傷心了一陣子~"~

恩,先放這篇,改天在放別的~

--

話說在這浩瀚無比的宇宙裡,有一顆美麗的星球,叫做地球。在這美麗的星球裡的某一座島上的某一個鄉鎮 裡,有著一所遠離紅塵俗世、桃源仙境般的學校。而這所學校中最有名的,是他們引以為傲的校風。他們自認為校風保守、紀律嚴謹,永遠是他們這所學校最大的榮 譽,也是向外宣傳的習慣招牌。他們,永遠為此驕傲著。

這所學校,有一棟最新的大樓,是專為國中生新建的。紅色磚頭搭成的牆,搭 上和諧平整的結構,還有四周叢生的植物,實在堪稱此校最美的大樓。大樓的最頂端,一整排的教室,皆是認真、努力要考高中,飛像人生另一個旅程的三年級生。 其中,在三年二班,出現了一名傳奇般的人物--「舟劫輪」

如何的傳奇?聽說,此人在小時候, 非常努力的練習桌球,到了國中更不曾懈怠,最後出國比賽,終於贏得了冠軍。訓導處還曾經為此向全校廣播,說明他的奮鬥,且希望大家向他看齊呢!不過那已經許久前的事了,最近他好像迷上蕭邦了。

位 於這最美的國中大樓的最東邊,連接著另一棟大樓的交接處,有著一個處室,叫做「教官室」。而在此地方駐紮的人種,都是認真職守、永不怠惰的專業教官。他 們,永遠為這學校盡他們最大心力,奉獻他們的一切。而這所學校,歷年來每個月的傳統--「慶生會」,其中慶生那月份的壽星們,可領取自己的蛋糕也都是在這 裡領的。

就在某個月份裡,三年二班的舟劫輪,是他可以到教官室領蛋糕的日子了。他心情平靜,無思無掛的走向教官室。正當劫 輪即將走到教官室時,突然被一陣奇異的氣息給吸引住了!是誰?他仔細的看過去,才發現是站在教官室門口發蛋糕的那名女公差。

她沒有什麼特別顯眼的五官,沒 有林志玲般修長的腿與苗條的身材,也沒有可以讓雁子撞牆墜落、讓魚窒息沉入水底的美。但劫倫卻在她眼神裡,發現了一種溫和柔美的氣息。劫輪竟怔怔的看痴 了。他即刻迷戀上了她,他即刻的決定:我要追求她。沒有猶豫、絕對堅定著。

「請問要領生日蛋糕的嗎?」那名女工差對著劫輪問著。
「不是。」
「那請問你要幹麻?」
「秘密!」
「ㄜ....沒事請別在這裡,會妨礙其他人領蛋糕。」
「可是我有事情。」
「什麼事?」
「這個月我生日。」
「所以?」
「不是只要這個月生日的人都可以領蛋糕?」
「那麼你是要領蛋糕的?」
「不是。」
「那麼你要幹麻?」
「秘密。」
「你欠打嗎?沒事快滾!」那名女工差火大了。
「啊....不要趕我走啦!我開玩笑的啦!」劫倫苦苦哀求著。
「嗯。」那名女工差無奈的點點頭。
「好啦!我這個月真的生日啦!」
「然後我又要問你是不是要領蛋糕?你又說不是。我又要問你要幹麻?你又要說秘密。是吧?」
「呵呵....沒啦!這次我是認真的。」劫倫一臉正經的說。
「嗯,那麼到底要幹麻?」
「我雖然這個月生日,但我不要蛋糕,我要你的個檔。」

就 在這一瞬間,感覺時間好像停止似的,萬物都不再活動的樣子。教官室裡一個高高穿黃衣服戴眼鏡的教官,眼鏡也不小心滑了下來。旁邊穿綠衣服頭髮有點少的教 官,張大了嘴巴,露出比平常更多顆的白牙。還有一個女的教官,喜歡穿高腰褲的她,褲子也滑下了半截。一旁經過的同學,不小心聽到了,動作也因此全部定格 了,他們睜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著。這一剎那的凝結,彷彿正在等待那名女工差的回應,才可獲得到破解。

「這....這是你的蛋糕。」她把蛋糕塞進劫倫懷裡,拔腿就跑了。

「跑了?竟然就這樣跑了?」劫輪一臉錯愕。劫輪雙手顫抖著捧著那盒蛋糕,面無血色、雙眼瞠視著遠方,「妳難道不明白,沒有妳,剩下這蛋糕有什麼用啊?」

接著,只聽到身旁各種的嘲笑聲拔山倒海般的襲捲而來。他們把臉部扭曲到了極限的笑聲,像一道道銳利的冰錐,不斷的刺穿他的心。

交織著被拒絕的錯愕,與身旁的各種嘲笑聲,逐漸的在劫輪心中產生了一種痛,一點一滴的腐蝕他一開始的熱情與天真。他,也不知不覺得墮入無盡黑暗的深淵之中。

夜,月明星稀。在一道幽靜無人的花道裡,一片片的花瓣,乘著月光在天空漫舞紛飛著。劫輪獨自的行走在這花道裡,對現在的他來說,他只是想唱一首歌,宣洩一點憂傷,也為自己的痛療傷。

「為 妳彈奏蕭邦的夜曲 紀念我死去的愛情 而我為你 隱姓埋名 在月光下彈琴....」劫輪輕輕的唱著一首淒美的情歌。此時,劫倫身邊彷彿出現 了鋼琴,他也正在為了紀念死去的愛情,彈奏一曲蕭邦的夜曲。月光,適時的灑落的滿地,顯現著月光下彈琴的劫輪。一切彷彿都如歌詞中的情境的出現著,劫輪也 正好帶著許多的憂傷,唱著這首曲。

紛飛的花瓣,不僅乘著月光,更帶了一個個的小音符。無意間,也帶進了那一些的憂傷....


翠日,陽光絢爛的照耀著大地,昨日的種種,譬如昨日死,而今後,彷彿還是依然充滿著希望啊!雖然大自然是這樣指示著,但劫輪能因此脫離昨日的陰影,重新站起來嗎?結果,大概並沒這麼理想吧!

只 看到那艷陽穿射了整棟的國中大樓,高反差的影子與明亮的紅磚牆,只顯得大樓更加的光鮮耀眼。此時樓底下圍了一群的人,正把頭抬高到了極至,不顧脖子到底僵 硬了沒,只顧著望上看去。他們在看什麼?絕對不是在觀賞這棟大樓的美麗,而是在看頂樓,站在欄杆上的一名男性同學。不用問也知道,他想自殺。那個人一副作 勢想自殺的樣子,直叫樓底下的人,個個膽戰心驚!仔細一看,啊!那不就是劫輪嗎?

「不!不要阻止我!我不想活了,你們就放過我吧!不要阻止我!」只見劫輪在頂樓大聲嘶吼著。
「舟同學啊!別衝動啊!區區為了一個女人,這樣值得嗎?森林是很遼闊的啊!」同時站在頂樓旁邊的老師們,也趕緊勸阻著。
「舟同學啊!別想不開啊!自古英雄誰無死,但這樣實在太不瀟灑了啦!」
「挖靠!你們在說什麼啊!舟同學,你....你這樣一跳,你的家人該怎麼辦?你....你還沒保保險啊!」眼看在旁邊的老師們,努力的勸阻著劫輪,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,只希望劫輪能快快回頭。但....
「你們都別說了,我的人生,已經沒有意義了,在這世界上,我只是多餘的人渣而已。你看!連跟個女同學要個檔,她都不給我,我活著有什麼意義?就讓我痛快的去吧!」劫輪眼神充滿著憂愁、傷心與無盡的悲憤,只希望這樣一去,能獲得解脫。

當,就在劫輪踏出他的右腳,準備連接著左腳一起踏進天堂之路時,在這十萬火急,間不容髮之際,傳出了一聲清晰尖細的聲音。
「我....我性蕭啊!」全場加樓頂的老師,將近五十隻眼睛,包含劫輪將近五十二隻眼睛,同時的往聲音處看去。
「嗄?我性蕭啊!」只見一名五官沒什麼顯眼,沒有林志玲般修長的腿與苗條的身材,眼神散發溫和柔美的女子,靦腆又帶著驚慌的重複了這句話。

劫輪愣住了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用左手捏了捏自己的右臉頰,檢查了一下自己是不是在作夢?他心目中深深迷戀的那女生,竟然親口告訴他她的名字!也就是說,她願意告訴劫輪她的個檔囉!狂喜之下的劫輪,立刻的想爬回欄杆。

結果,竟然一個不小心,右腳還沒站穩,左腳就跟著跌了下去了。

此時,劫輪只能帶著悲哀的心想著:「罷了!此生,知道妳性蕭,我就滿足了。」

正當劫輪以9.8的重力加速度往下墜落時,突然閃出了一道影子,抓住了劫輪。劫輪感覺到自己好像正在騰空往上飛似的,睜開眼一看,自己竟然被另一個人抓在腰邊,並且急速的飛回頂樓。劫輪再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「是見鬼了嗎?今天。」

到了頂樓,劫輪忍不住的問:「請問救命恩人是誰?」這時,劫輪才仔細的看清楚這個人,他全身穿著束裝,上半身黑紅相間的條紋,下半身則全是深藍色的。

過了一會兒,那人緩緩的站起來,頭望著遠方,接著手掌縮進了中指與無名指,其它手指指向劫輪,氣勢凜然的說著,「我是,蜘蛛人。」說完,他便在彈指間消失了。

事情大概過了一個禮拜。這一天,卻不如那個禮拜那般的艷陽高照,反而是細雨綿綿的,如霧般的瀰漫著。

此 時,劫輪獨自在操場上散步著,如蠶絲般的細雨,輕飄飄的落在他的身上。而他的心情經過了一個禮拜的整理,已經變的格外的開朗了!因為他終於知道,其實他並 不那麼的差勁,他心目中的白雪公主,依然還是願意給他個檔、和他交朋友的。他心頭甜甜的,一邊開始幻想一邊輕輕的唱出一首曲:「我牽著你的手經過 種麥芽糖的山坡 甜蜜的 四周 我低頭 害羞 我們愉快的夢遊....」

細雨,靜靜的下著,彷彿正在聆聽著劫輪的這份喜悅與他無限的夢幻情境。
創作者介紹

發呆的故事

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